任何人都不应用文字游戏为这样的暴行开脱

  • 日期:09-03
  • 点击:(1865)


41: 09环球时报

任何人和任何组织都不应通过文字游戏来混淆观众,以便为傅国浩的记者所犯下的暴行辩解和辩解。首先,这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环球时报全球网络记者傅国浩在13日晚在香港机场接受采访时被激进的示威者非法拘禁,并受到诸如手缚和殴打等暴力待遇。傅国豪被香港警方救出并送往医院。

我们强烈谴责香港激进的示威者因任何理由对内地人施加的暴力行为。在傅国豪被非法拘禁前几个小时,另一名内地旅客在香港机场被暴徒袭击。机场是外界与大陆之间最重要的联系,已成为示威者疯狂袭击大陆人的地方。激进分子正在挑战法律并严重侵犯人权。与此同时,他们也以极其糟糕的方式攻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

最新的攻击者傅国浩是一名媒体记者。文明社会应遵守的基本道德原则是确保从事采访任务而不对其造成伤害的记者的人身安全。香港的激进示威者通过瞄准他们的暴力冲动,使媒体工作者蒙羞。

受到暴徒的影响,傅国浩手中握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

一些人后来恶意捏造诸如傅国豪的“用刀刺伤人民并被示威者抓住”等谣言,甚至质疑他的新闻资格,试图证明他的暴力是正当的。我们注意到有个别媒体人和组织帮助传播和回应这些强烈的言辞,我们尤其感到遗憾。

我们明白媒体和传媒人士有自己的价值观,会影响他们对香港情况的立场。但是,我们认为,反对对记者的暴力行为,反对非法对任何人施加惩罚,应该是世界各地超越不同立场和价值观的媒体人的共同态度。这种态度应该是纯粹的,应该是在香港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可以立即发现并坚持。

事件发生时,有人利用傅国浩告诉记者。首先,他不是记者,他不应该被束缚和包围。此外,记者是与风险共舞的职业。如果他们支持上述诡辩,他们将对媒体从业者的安全构成巨大威胁。

事实上,在周二晚上,当傅国豪被非法拘禁时,他的信息很快就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他的记者的身份得到各种证据的迅速支持,但这并没有促使激进的示威者解除他的非法拘禁。他最终被警察和救援人员救出,直到他被担架抬走,仍被激进的示威者追赶。

我们相信,无论处于什么位置,媒体都不应该别有用心地介绍傅国豪事件的细节,并淡化激进示威者对其非法暴行的最重要的关注点。不允许这种暴力。这应该是内地,香港和世界传媒人士的共同声音。

傅国浩的双手被小怪捆绑,殴打和监禁

我们真诚而有力地呼吁所有关注此事的媒体人士走出政治立场,直接站在傅国浩殴打的起源上,反对这一事件,捍卫我们的记者安全采访和自由的权利。从人身伤害。由于某种怀疑,一个普通人不一定会在激烈的场景中遭到殴打和殴打。

这个起源是为了我们的记者。今天是香港的示威现场。明天可能在战争的交火线附近,一个民族或宗教冲突的动荡不安的地区,以及毒品活动猖獗的受灾严重的地区。我们想告诉全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事,对彼此都有深深的仇恨,请不要伤害那些来找你的媒体记者。

我们承认环球时报反对香港无休止的激进示威,但这不应该是环球时报和全球网络记者在香港暴力示威中比西方媒体记者更不安全的原因。捍卫这一原则和权利不应仅仅是“环球时报”的问题。我们认为,呼吁其他媒体参与谴责对全球时报的暴力记者,对我们来说不应该是一种奢侈。

傅国浩事件的道德逻辑链非常明确,法律层面更加清晰。非法扣留和殴打任何人都是不可接受的。暴力袭击记者尤其可怕。任何人或任何机构都不应通过文字游戏等混淆和倾听它,并原谅对付国豪记者的暴行。首先,这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这篇文章是环球时报的社论,原题是:谴责对记者的暴力,这不是政治,是良心

任何人或任何机构都不应通过文字游戏等混淆和倾听它,并原谅对付国豪记者的暴行。首先,这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全球新闻记者傅国浩13日当晚在香港机场接受采访时被激进示威者非法拘禁,并受到诸如绑手和殴打等暴力待遇。傅国浩被香港警方救出并送往医院。

我们强烈谴责香港激进的示威者因任何理由对内地人施加的暴力行为。在傅国豪被非法拘禁前几个小时,另一名内地旅客在香港机场被暴徒袭击。机场是外界与大陆之间最重要的联系,已成为示威者疯狂袭击大陆人的地方。激进分子正在挑战法律并严重侵犯人权。与此同时,他们也以极其糟糕的方式攻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

最新的攻击者傅国浩是一名媒体记者。文明社会应遵守的基本道德原则是确保从事采访任务而不对其造成伤害的记者的人身安全。香港的激进示威者通过瞄准他们的暴力冲动,使媒体工作者蒙羞。

受到暴徒的影响,傅国浩手中握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

一些人后来恶意捏造诸如傅国豪的“用刀刺伤人民并被示威者抓住”等谣言,甚至质疑他的新闻资格,试图证明他的暴力是正当的。我们注意到有个别媒体人和组织帮助传播和回应这些强烈的言辞,我们尤其感到遗憾。

我们明白媒体和传媒人士有自己的价值观,会影响他们对香港情况的立场。但是,我们认为反对对记者的暴力行为和对任何人的非法惩罚应该成为全世界媒体人的共同态度,这种态度超越了不同的立场和价值观。这种态度应该是纯粹的,可以在香港目前的混乱局面中立即发现和应用。坚持下去。

事件发生时,有些人在没有记者证词的情况下使用傅国浩讲述这个故事。首先,无论他是否是一名记者,他都不应该被束缚和殴打。此外,记者是与风险共舞的职业。如果他们支持上述诡辩,将对媒体从业者的安全构成巨大威胁。

事实上,在周二晚上,当傅国豪被非法拘禁时,他的信息很快就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他的记者的身份得到各种证据的迅速支持,但这并没有促使激进的示威者解除他的非法拘禁。他最终被警察和救援人员救出,直到他被担架抬走,仍被激进的示威者追赶。

我们相信,无论处于什么位置,媒体都不应该别有用心地介绍傅国豪事件的细节,并淡化激进示威者对其非法暴行的最重要的关注点。不允许这种暴力。这应该是内地,香港和世界传媒人士的共同声音。

傅国浩的双手被小怪捆绑,殴打和监禁

我们真诚而有力地呼吁所有关注此事的媒体人士走出政治立场,直接站在傅国浩殴打的起源上,反对这一事件,捍卫我们的记者安全采访和自由的权利。从人身伤害。由于某种怀疑,一个普通人不一定会在激烈的场景中遭到殴打和殴打。

这个起源是为了我们的记者。今天是香港的示威现场。明天可能在战争的交火线附近,一个民族或宗教冲突的动荡不安的地区,以及毒品活动猖獗的受灾严重的地区。我们想告诉全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事,对彼此都有深深的仇恨,请不要伤害那些来找你的媒体记者。

我们承认环球时报反对香港无休止的激进示威,但这不应该是环球时报和全球网络记者在香港暴力示威中比西方媒体记者更不安全的原因。捍卫这一原则和权利不应仅仅是“环球时报”的问题。我们认为,呼吁其他媒体参与谴责对全球时报的暴力记者,对我们来说不应该是一种奢侈。

傅国浩事件的道德逻辑链非常明确,法律层面更加清晰。非法扣留和殴打任何人都是不可接受的。暴力袭击记者尤其可怕。任何人或任何机构都不应通过文字游戏等混淆和倾听它,并原谅对付国豪记者的暴行。首先,这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这篇文章是环球时报的社论,原题是:谴责对记者的暴力,这不是政治,是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