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书店|武汉“泉之书”旧书社:除了留念,肯定没有悲伤

  • 日期:08-27
  • 点击:(727)


?

过去的团聚的喜悦是偶然相遇的惊喜。再找一遍,寻找它。这是挂在旧书店里的每个人的最大愿望。

从立交桥,转入弯曲的青龙巷,你可以看到黄鹤楼的形象在屋檐之间的“三明治”。晚上有巡逻的热辣食品摊位,还有霓虹闪光灯和龙的纹身店。楼上的居民将会降温,但大部分道路都被灯光,街道上的脚手架和城市的洞穴所覆盖。流过它的生活令人生畏,但却很狂野。450.jpg

“掠夺”中的黄鹤楼

150米长的百年老巷,被称为“中式小吃的第一道”。汉口充满了光彩,武昌书影香,而街区则是城市的背景。

一个春天,陶树人的产业

书店门口优雅典雅的精神数字,旧书将充满店面,顶层的书架已被填满,各种差距被旧书巧妙地“填补”不同大小。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图画,杂志和漫画,到小说的选择以及不同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历史,都可以找到它们。书店里有5万或6万本书,还有古籍,书法,邮票,明信片,小人和其他杂项的书籍。455.jpg

“春之书”旧书店

老板的老马来自湖北西南的恩施大山。高中毕业后,他去了城里工作,后来成了一名小厨师。工作餐厅门口有一个旧书市场,位于青龙巷的交汇处。从明清到武汉的沦陷,街对面的书店到茶官坡的高峰时期都超过了50多家。 “五四”运动后,阎代英,林云南,李树渠等都出现在这里。在抗日战争期间,国民政府的三个大厅位于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如余华林,郭沫若,郁达夫等世界各地经常来这里拜访孤儿的文化人士。

工作时,老马会拿一半的工资来买书和杂志。再次选择工作时,首先想到的是旧书。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青龙巷通达民主路的小巷,书摊逐渐增多,聚集人气,成为武昌区最大的旧书集,汉口江滩,泰宁街。摊位上的大多数人都与老马和大多数农民工相似。最初,这是一本从废物站“淘”出来的旧书。后来,诸如旧币,书法和绘画以及邮票等“硬币商品”也混杂在一起。正是在20世纪90年代,城市化加速了,武汉也经历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运动。城市化率从1978年的47.4%上升到2017年的80.04%。中心城市的扩张和改造,拆迁与建设之间的旧物流,大量的旧书如城市的过时的东西,到处都是破碎的句子和无用的章节。

1999年10月,这匹老马正式成为一名旧书经销商,白天外出收集旧书,并在中午和晚上设置摊位。 2005年,武汉开始进行城市建设规划,包括整顿城市面貌,并出台禁止在市区部署街头摊位的规定。那时,老马也经历了婚姻和分娩。在考虑孩子的成长环境时,他选择了去。他和他的妻子觉得只有手中的书是最有价值的。他们认为孩子在书中长大,绝对有意义和有影响力。 2005年春天,老马在青龙巷48号正式开店,开始经营一家旧书店。

这家未命名的商店继续营业至2008年冬季。他将隔壁36平方米的商店折叠起来,以扩大门。 “春之书”的名字来自于他简单的直觉和感受。被山泉水抚养的山地宝宝是因为对这个城市的知识渴求依然存在。牌匾是要求武汉的朋友帮忙写作和假装。这位朋友在购买和出售书籍时达成了协议。在异乡,这个词“春天”显露出一种微弱的怀旧情怀。

拆迁和建筑,谁是“制作旧书”?

书店由丈夫和妻子管理。精细而繁琐的分类和分类工作是日常必需品。九到九的寿命持续了很长时间,冬天太冷了,晚上7点将收集。夏天夏天在武汉的高温下,蒸笼般的生活将使老马有时“任性”停业。他还写了一个特殊的笔画,并写了一个“夏日炎热的启示”:高温傲慢的攀登,休息的马匹和马鞍。休闲韵华章读风月,李秋欢迎老话。485.jpg

夏天“启示”

在最早的时候,妻子由一个人照顾书店。那匹老马早上出去拿书。当他忙的时候,他每天跑四到五次。他经常用一辆小型货车拉回几百公斤的书。他还用了十辆大卡车。拉书的经验。吃东西,看到缝线直到深夜才有时间放上架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并逐渐变得稀疏。

那匹老马记得当时的格式,旧书业的“供应来源”仍然足够。在拆迁和施工过程中,大多数人认为旧书很脏,不适合新房的风格,选择直接销售书籍甚至“丢书”。互联网的普及,从电脑到平板电脑,手机应用,阅读习惯的改变已成为“制作旧书”的最大推动者。书籍不再是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长篇文章是一种“负担”。与此同时,城市公共设施也在加紧建设和升级。在拆迁升级过程中,图书馆处理的旧书由大型卡车或半挂车计算,直接出售给垃圾站。482.jpg

店主

在武汉,也有一些旧书摊几乎与废纸店类似,书籍搜索是一个采矿过程,需要在大量旧书中进行检索和检查。全智书店的店面非常优雅,所有类别都应该很好地分类。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小古董和旧相机。

事实上,二手书店不仅仅依赖供应。为了观察市场需求,我们需要有意识地筛选和搜索书籍。

老马也有自己的收藏原则。首先,你必须亲自看一下。根据经验,至少70%的旧书可以出售。其次,您不接受送货上门。这是因为老马知道制作旧书有多难。送书的人总是希望赚取当天的生活费。习惯于同情的老马也不好意思拒绝接受它们。但是,如果没有筛选,废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影响库存。

在那些年里,老马实行了收集书籍的“金色眼睛”,强调了质量,版本和内容。汉学和诗歌畅销,也有艺术哲学和畅销书籍。诸如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汉译系列等哲学着作畅销。纸张和设计封面有自己的特点。它们也是印刷印刷,具有高艺术品质的装订和装订。在卖之前,老马会在每本书的后面用铅笔写出价格。无论远近,无论年老还是年轻,他都不会作弊。即使他在十多年前竞标,它仍然是今天的价格。

对于老马来说,“旧书的魅力,除了存在自己的知识点外,还在于自然沉淀后自然的破坏和消失。认真和热爱书籍的人留下的部分可以唤起人们的记忆。过去。这段记忆是伴随着这本书的时间,那段时间一定是温暖的,或者那本书对他当时和未来生活的意义。

武汉实体,分布与流通的变化

但对于旧书店而言,在进入千禧年之后,互联网的影响标志着该实体的信息载体的生存。随着中心城市的翻新工程的完成,新户和租户的书籍甚至书籍都不多。书籍的来源很难,武汉的旧书也在削弱。719.jpg

最初只有十几平方米的立面,现在用作仓库。

在2015年,全书书店的业务也很糟糕,并且遭受了损失。为了不让旧书俱乐部倒闭,老马开始联系互联网,更多的理由是这本书不情愿。孔子的旧书网络是当今最大的图书交易平台,展示了多达9000万册图书。孔子的二手书店来自全国各地,收集了13,000个网上书店和5万个书摊,与平台式的二手书回收和转售机制相比。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维持着离线商店。这只是一种更方便,更广泛的出口和交易方式。但是,在线渠道并不多。由于没有营业执照,淘宝将拒绝平台上的旧书店。

老马详细说明了坚持实体店的原因。首先,我认为过去开一家书店的愿望是让孩子们在书店里长大。从小学一开始,孩子们就在老书店里长大。当他们自由时,他们会有意识地寻找阅读的书籍,而不是沉迷于手机游戏。这是长时间与书籍相处的结果。

第二个原因是,在城市升级和升级中,曾经被用作垃圾的这些书籍曾被那些被鄙视为“书籍卖家”的人们贬低。他们是下岗工人,移民工人在前线获救。 “在许多城市回归记忆和情感。”

虽然网上销售可以面向全国,增加经济收入,也可以赚更多的朋友,但在交易过程中,遵循“用钱买”的规则,老马觉得店里没什么好玩的。我的许多朋友实际上是因为书籍附件,彼此借书或交换中心。开了这么旧的书店十多年了,虽然他没有省钱买房买车,但他在书店里做了很多书友。对于老马来说,婴儿的前化身是因为书的命运,性格开朗,并愿意与书友交谈。782.jpg

不同的旧书店有自己的生存规则

阅读习惯的改变不是个人意志可以改变的。肯定有更多的人阅读,但阅读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对于一些关于纸质书即将消失的猜测,老马仍然持乐观态度。造纸和印刷是民族文化的经典元素。在任何时代都没有人能让它消失。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淘老书的人不再便宜地享受二手书,而是“尊重旧旧”,甚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共同推动这个市场和行业。书籍和书店已经成为变革话题的主题,同时也反馈了这个行业的发展。

老马认为武汉深受码头文化的影响。城市本身是分布和流动的产物,它拥有强大的河流和湖泊氛围。有些图书销售商会以低价囤藏旧书并以高价抛售,这让武汉的阅读氛围有些奇怪。同时,作为全国三大知名科教中心之一,武汉有许多着名的学校。许多旧书店都位于学校附近。学生的旧书市场更集中在研究和教育书籍上,而租金和竞争也将是伪装的。提高。 2018年,位于武汉大学附近并运营11年的“豆瓣书店”由于运营问题而关闭。

为了突破这些困境,武汉的其他书店也与当今许多书店的“商业模式”相一致,出售咖啡和销售文化创意产品,甚至通过众筹维持业务,但几年来,结果都是最低的。破产也已经结束了。有时会发生。

事实上,在政策方面,支持实体书店的政策仍在继续。从十一局联合印制[0X9A8B]开始,2014年武汉市开始为实体书店提供300万元支持资金。然而,武汉市实体书店公布的武威、德保、彩虹、视觉书店、时代鹿等36家书店仍为知名、大型、公司所有。申请书不仅要提交各种资质证书,还要提交书店和商店的要求。老马觉得这些支持似乎没有深入到血细胞的末端。湖北是个大省。这个数字不够,有争议。近年来,由于临近大型体育赛事,各城区已进行了修复和政治实施。街上到处都是脚手架,书店的屋顶砖也被“翻新”。突如其来的“重建”使人们不知所措,扰乱了生意。0×2524个

两岸武汉深受码头文化的影响

0×2525个

城市的转型升级从未停止过

对于老马来说,经营书店很困难,但三口之家在书店度过的快乐时光尤其宝贵。书和书的生活经历也是可信的。在老马的眼中,过去只是转手的旧书产业,现在已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行业。从1999年开始的旧书摊,十年后,有一个店面,一个名字。青龙巷旧书市场早已销声匿迹,但幸运的是,“春书”已成了泉水的洪流。老马说:“只要你能挣钱吃饭,你就会一直走下去。即使你真的不能继续下去,你也必须没有悲伤,除了你的想法。

(作者是独立评论员,春庚项目的发起人,毕业于都柏林大学电影研究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