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山片区:扶贫干部“追穷”记

  • 日期:01-18
  • 点击:(695)


新华社记者袁汝亭和高文成、严勤荣住在湖南常德石门县,他们曾经是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去年他们脱离了贫困。现在,只要帮助干部徐元璋到村里,他就很快骑上摩托车去见村里的人。但就在两年前,徐元璋追上了他,但他尽了一切可能躲起来。

今年初冬,记者蹲在武陵山区石门县,听到一个扶贫干部“追逐贫困”的故事。

严勤荣,53岁,石门县新浦镇永兴桥村村民。过去,他沉迷于打牌,在没有正当生计的情况下四处游荡,被村民视为“懒鬼”。2016年,石门县供销社干部徐元璋来到村里帮助阎钦荣,他的第一个任务是“追阎钦荣”。

有时,徐元璋在村子里到处寻找人,到集镇的每个家庭去打听阎钦荣的下落。在其他时候,他大部分时间不得不在严家“等着瞧”。

“老严,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聊聊吧。”当家里没有人时,徐元璋打电话来。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接电话。即使有人接了电话,电话的另一端还是敷衍地“回来了”,但是三四个小时都没有动静。

“我喜欢这样生活,为什么不呢?”严勤荣大半辈子都很穷,他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

“我想不起来。毕竟,他比我年轻,我主动来帮助他。我怎么能如此无礼?”徐元璋比严庆荣大3岁。尽管他很委屈,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追赶阎钦荣。这场追逐持续了几个月。

县委书记兼县供销社理事会主任潘湘恒也在帮助村里的穷人,他看不到过去。他邀请颜启荣到村部,并敦促他:“老颜,帮助穷人是一件好事。你必须合作,让你的家庭生活更好。”

“我不相信!又不是以前没人来过这里,这绝对不可能!”严勤荣对扶贫的效果没有信心。

潘湘恒看着坐在对面嘴里叼着烟两腿交叉的严勤荣。他非常生气,以至于他们意见不一致。他们吵架了。

在那场争吵中,颜钦荣说:“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真有趣!”结束。

村支书刘德兵能流利地背诵严勤荣的手机号码,因为他经常打电话给严勤荣回家吃饭,边吃边劝他,有时还打电话给徐元璋。

阎秦荣记不得他在村党委书记家吃了多少顿饭。“徐主任和刘树基一直在为我工作,谈论政策,告诉我要相信党相信政府,慢慢地,他们的想法有了一点改变。”

思想的改变也来自于亲眼目睹。扶贫队进入村庄几个月后,破旧的村部得到翻新,崎岖不平的乡村道路被平整。许多贫困家庭开始发展农业和种植业,收入稳定。

看到这一切,严勤荣意识到自己错了。

“许主任,你为什么不帮我找点事做?”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阎钦荣主动找到了徐元璋。在扶贫小组的帮助下,他成了村里的公益护林员,并学会了养蜂。

他也不再躲藏。“只要徐主任打电话给我,我就骑摩托车去村部接他。既然路已经修好了,那就方便了!”永兴桥村新建了9公里长的公路,水、电和公路都直通严家宅。

2017年秋,严勤荣靠养蜂赚钱,护林员的职位也有稳定的收入,从而成功脱贫。

这一天,他与潘向恒、徐元璋和刘德兵聚在一起。“懒虫”犹豫了很久,拿起杯子,张开嘴:“潘主任、许主任和刘树基,我以前很尴尬。我不知道你真的在帮助穷人,而且对你态度不好。谢谢你。”

当杯子碰撞时,是心打开的声音。

现在,严勤荣已经成为村里最活跃的“多余”村干部,他渴望帮助一切。“我们普通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