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谢晓亮:疾病没有国界,科研亦应如是

  • 日期:09-06
  • 点击:(1246)


?

北京大学微信公众号

在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的科学本身,中国科学与世界科学的交流与合作,以及世界科学的社会部分都面临着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社会需要科学的责任,中国的科学界需要承担责任。从今年8月10日起,《知识分子》设立了“科学角色”栏目。

今天是北京大学谢晓亮教授撰写的“科学角色”栏目的第二章。

谢晓亮是改革开放后由哈佛大学任命的第一位中国大陆终身教授。他还是美国国家科学院和国家医学院的成员。 2018年,谢晓亮正式回到母校,在北京大学任教(见谢晓亮关于北京大学和北京大学的故事:梦想的起点和回归)。我回想起来不到一个星期就没想到,美国学术界引发了一波中国人的排斥。谢小亮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他应该继续合作进行跨国科学研究吗?

8月16日,谢晓亮在着名学术期刊CELL上发表论文《疾病没有国界,科研亦应如是》。《知识分子》谢晓亮和北京大学微信公众号被授权转发中文版的文章。

执行摘要

谢晓亮的个人经历要求美国的理念和理想不应该被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所取代;两国的合作和互利不像美国公众那样具有误导性。只有中国受益。

疾病没有国界,科学研究应该是这样的!

在哈佛大学担任终身教授二十年后,我选择在2018年7月全职回到北京大学继续我在盐源的职业生涯。美国不想再回到母校只有六天,就开始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到11月,情况正在升级,这不再仅仅是摩擦。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需要1000多家美国研究机构来调查在美国工作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科学家,针对与中国有科学合作的中国学者。这导致一些实验室突然关闭,美国科研机构的许多学者的痛苦,以及许多中国学者拒绝签证申请参加在美国的国际会议。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离开哈佛并回到北京大学。我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我有许多考虑因素,例如对父母的孝顺,回馈母校,回馈祖国,等等。但最重要的是科学研究。我回来的主要原因是北京有更好的研究机会,这真实地反映了我在美国逗留期间的发展成就。

我的生活是由两种伟大的文化塑造的:一种植根于我的遗传血液,另一种是伴随我加入WTO的成年人。当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时,我深受美国父亲追求自由和民主的理想的启发。美国教授已经接纳我作为来自中国的国际学生。在哈佛的过去20年里,在同事的支持下,我爬上了学术阶梯,实现了成为科学家的梦想。在我看来,这种对美国的宽容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她的伟大。当我听说与中国合作的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被视为间谍时,我非常生气。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美国顶尖大学最近表达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学生和学者的支持,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他们呼吁美国及其大学保持开放。

我个人的研究经验证明,中美之间的开放合作有利于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中国。在哈佛大学任教期间,我经常往返于波士顿和北京,与北京大学的Joe教授和唐福中教授合作,成功应用高精度单细胞全基因组扩增技术(MALBAC)进行体外受精胚胎检测。 MALBAC技术最初是由我在哈佛大学的团队发明的[2]。 2014年,第一个“MALBAC婴儿”诞生于中国[3]。到目前为止,已有1000多名没有携带父母遗传缺陷的健康“MALBAC婴儿”在中国出生,展示了精准医学的力量。

d894-icmpfwz9493634.jpg第一个“MALBAC Baby”于2014年9月19日在北京诞生

疾病没有国界,科学研究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做这项研究不仅是为了让中国受益。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单基因遗传疾病威胁着各族人民的健康。我很高兴这项技术已在美国投入使用,使更多家庭能够从这次跨国合作的结果中受益。

去年回到北京大学后,我继续开展中美医疗转型研究,但仅代表中国。最近,我的团队与着名的布莱根妇女医院Catherine Racowsky的一个教授团队合作,研究非侵入性基因检测技术。该技术不需要胚胎活组织检查。只要通过检测从胚胎释放的少量游离DNA释放胚胎,它不仅是非侵入性的,而且结果更准确和可靠。目前正在进行这两个国家的临床试验[4]。这是跨境合作互利的又一证明。事实并非美国公众经常被误导。中美科技合作只对中国有利。

75a2-icmpfwz9493784.jpg中美研究团队召开多国电话会议讨论非侵入性基因检测技术

在哈佛大学,我听过的最激动人心的毕业演讲来自比尔盖茨。他所代表的美国哲学对我产生了影响。作为哈佛最着名的辍学者,盖茨领导了信息技术革命,推动了全球化的实现。这不仅标志着他个人美国梦的实现,也使美国梦在世界上传播。不仅如此,他创立的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利用科技成果拯救了非洲和世界上数百万人的生命,成为美国实现世界受益理想的典范。我希望这些想法和理想不会被任何国家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所取代。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国科学家开始在许多领域做出世界级的贡献。然而,科学没有国界。为了追求真理,揭示自然,解决时代的全球性问题,来自中国和世界的科学家必须共同努力。只有合作才能实现双赢。

科学超越了政治。正如法国化学家路易斯巴斯德所说,“科学不区分国界,因为知识属于人类,是照亮世界的火炬。”

d71a-icmpfwz9493882.jpg ,“细胞杂志”发表了北京大学教授谢晓亮的评论:《疾病没有国界,科研亦应如是》。

感谢

作者要感谢中国和美国的研究合作团队,以及哈佛大学团队在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单细胞基因组学的初步研究和开发方面的资金支持。与此同时,北京大学,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和教育委员会,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益康基因和北京未来基因诊断高技术创新中心对他们的资金支持深表感谢中国临床转型研究。

利益声明

谢晓亮是MALBAC单细胞全基因组扩增技术(美国专利号B2)的发明者之一,该技术是益康基因的创始人和股东之一。

f227-hxyuaph8301885.png